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从“一夜挤掉两筐鞋”到“走出冷宫成网红” 花灯影中的消费变迁史

  • 10bet500官网
  • 2019-04-04
  • 485人已阅读
简介1986年趵突泉迎春花灯会场景。(摄影王幸子)  趵突泉公园近期正在筹备第40个迎春花

    1986年趵突泉迎春花灯会场景。(摄影 王幸子)

      趵突泉公园近期正在筹备第40个迎春花灯会。与众不同的是,在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节点上,它首次面向全球征集灯会主题。

      自1979年冬天开始筹办,1980年春节推出第一届趵突泉迎春灯会开始,几十年来,花灯会从巅峰到低谷再到巅峰,已成为这座城市年味的寄托和代表。参与花灯会筹备32年的孙学峰,回忆起趵突泉公园的“老人们”人人皆知的事情时依然激动不已:人最多的那几年,花灯会结束打扫现场的时候,都能捡出两筐鞋。

      “那是来看灯的游客们被踩掉的,人太多,来不及捡就被人流裹挟着离开了。”孙学峰提升了语调。“那时候皮鞋多贵啊,第二天陆续有人来认领,我就领着他们翻筐。”

      变“容易”的工程

      当年自制花灯,得去上海买电机

      孙学峰对花灯会的别样感情,表现在他谈起这个话题后的如数家珍。据他回忆,早些年,一踏入11月份,就是一整年最最忙碌的季节开始。那时候,花灯都需要他们自己制作和安装。

      “早上带着盒饭来景区,晚上十一二点走。有些灯需要安装到水里,就穿着皮裤雨鞋,下去之前喝几口白酒先暖身,出来再喝上几口,全靠人工。”但即便是这样,“看着灯都亮起来,也就都值当的了。”

      2003年之前,虽然会从外面聘请一些技术指导人员,但是真正动手制作的,是趵突泉景区的工作人员。“那时候我们有自己的灯组人员,还有灯厂呢。但制作灯的电机得去上海买,丝绸得去淄博买。”提到过去,孙学峰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  那是趵突泉花灯会的巅峰时刻。忙活一通,正月初一花灯会开始,“人山人海的,检票的票根都能堆成一座小山。”

      参与花灯会后,孙学峰就没在家过个完整的春节,妻子经常调侃他“过个年比总统还忙”。尤其是大年初一,早上6点就得出门,忙完回家,嗓子说不出话来,脑子能嗡嗡响一个多小时。电视就算开着,也不能有声音。“下午4点半开始售票,晚上10点半还有人买票进园。有的孩子挤丢了,也不用着急,就去出口等着就行,不一会就能随着人流到出口。”

      在开放的城市,趵突泉成了门面。趵突泉花灯会,逐渐吸引外国人更多前来“观灯”。对这些蓝眼睛黄头发的异乡人而言,趵突泉花灯会是窥见中国春节的窗户。变“花心”的游客

    

    2002年趵突泉迎春花灯会(趵突泉公园提供)

      从没人还想看灯,到“打卡”寻年味

      灯会的火爆,到2000年却戛然而止。孙学峰说,最冷淡的时候工作人员都要出去推销,门票5块钱一张都鲜有人问津。

      景区工作人员聂晶,也是花灯会低谷期的经历者:那几年,恰逢趵突泉停喷,即便是正月十五当天,公园里也少了热闹,看灯人稀稀拉拉,完全不需要采取现在的单向通行等控流措施。那段时间,甚至有人建议,“既然没人看,那就不办了吧”。但是消息传出来后,市民们却反响强烈——“不能不办”。

      低谷起于泉水停喷,反映泉水于城市的不可或缺。但后来低谷的延续,还是因为时代的变化。聂晶总结,互联网初始进入人们生活,大家的休闲娱乐方式开始变得越来越多,像花灯会这种传统的民间娱乐方式遭遇冲击。孙学峰也将这几年的低谷期归结于互联网兴起和社会进步。

      这种情况,一直持续到2006年前后,景区推出游园年票后才逐渐好转。直到2012年,游客才开始逐年增多。聂晶觉得,客流的回归,在一定程度上,也是传统文化的回归,“很多人就是想进来挤一挤,找找年味,现在的灯会不愁没人看了。”

      门票统计,现在,趵突泉花灯会每年游客都在增加。最近两年,甚至成了春节的“网红打卡地”,不到花灯会上拍个照,发个朋友圈,“就跟过了个假年似的”。变“前卫”的花灯

    

      2008年趵突泉迎春花灯会上,花灯制作材质更多元。图为用陶瓷制作的陶瓷灯。(摄影 陈希军)

      白色灯“冷宫上位”,机械灯“绝迹江湖”

      孙学峰清楚地记得,自己1985年到园区工作时,正好赶上兔年。那时机械灯盛行,各种会动的兔子也应有尽有。随着发展,灯会从最初简单的机械灯为主,慢慢加入有文化特色和内涵的元素。“寓言故事、神话故事都有体现,形式开始更加多样化。”

      47岁的宁云也是参与花灯会的“老人”。从2008年开始,从花灯会的设计到施工,再到最后的演示,宁云都会全程参与。在她看来,这十年间,最明显的变化有两个:游客越来越多;灯越变越精致。之前的星星灯里都是普通的白炽灯小灯泡,现在也都换成更节能的LED灯。

      关于灯的审美也在变。她打了个比方:“10年前的灯都以能烘托过年气氛的红色黄色为主,不怎么用白色,觉得大过年的白色不吉利,但是现在的小年轻,八零后九零后,更喜欢白色蓝色这些。”她觉得,现在不需要那么多老讲究。

      宁云告诉记者,之前灯会上跟游客的互动无非是摆上一个大转盘,游客们转转抽个奖就能很高兴,现在进入了新媒体时代,开始使用微信抽奖,在微信和微博上跟游客们互动。“现在还能用微信猜灯谜呢。”

      让宁云和孙学峰都比较遗憾的是,之前盛行的机械灯,现在早已不见,连能制作机械灯的师傅,也已难寻踪影。“之前猴年做个小猴子灯,四肢躯干都能动,现在会做这个的几乎没有。”

      这种遗憾,聂晶也深有体会,让她印象最深的是牛年的牛魔王灯,还有会吐水的红孩儿,现在已经没人能做出来了,取而代之的是更有科技感的东西。遗憾的同时,聂晶又觉得“也是时代发展的体现”。 (记者梅寒)

    原标题:从“一夜挤掉两筐鞋”到“走出冷宫成网红” 花灯影中的消费变迁史

    值班主任:颜甲

文章评论

Top